都不能一下排除诺亚财富风控不严及承兴国际存在问题的嫌疑

  • 时间:

【郑荣植战胜樊振东】

當宏觀經濟周期走向新節點,市場對金融創新時常渴望又畏懼。外部形勢不確定加劇,資本品價格不再具備持續上漲的動力,系統性風險的敞口只會越來越大。企業置身其中,管理不好風險,無異於玩火。之於承興國際如此,之於諾亞國際亦如是。

從這個角度看,諾亞踩的“雷”其實也是供應鏈金融。“供應鏈”作為金融創新,寄望於單個企業的不可控風險轉變為供應鏈企業整體的可控風險,而“整體”恰恰變成了最大的風險。供應鏈金融涉及巨大利益,參與主體較多,法律關係複雜。一旦發生問題,法律約束、認識認定、主體鑒別都是風險控制的難點。

女高管被刑拘,故事才剛開始。隨著承興國際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羅靜被刑拘,涉及關聯方諾亞財富、歌斐資管、京東等紛紛卷入其中。

等不到大浪退去,淹死的人就會浮上水面。34億資產的羅生門,誰是誰非一時說不准,但可以確定的是,誰也跑不掉。

簡單登錄京東官網查詢承興系商品便可發現,無論單品數量還是銷售額,很難想象匹配規模龐大的應收賬款。這暴露了諾亞財富的風控管理水平,對於實際業務的風控是否心太大,也暴露了承興拿到的所謂供應鏈貸款,在“天使”和“魔鬼”的一念之間。

釐清諾亞財富和承興國際的邏輯主線,京東的故事副線才不至於輕易混淆視聽。諾亞否認現在簡單,否認過去就很難了。這已經不是諾亞財富第一次“踩雷”了,早在2017年,上海歌斐就先後踩過輝山乳業和樂視的雷。

線索太多時常讓簡單問題複雜化,把故事線一條一條拆解,不難發現這其實是兩個看似相關又各自獨立的故事。無論承興國際與誰發生業務合同,“供應鏈貸款”始終是擺脫不了的重重謎團。由此可見,無論承興國際和京東誰在說謊,都不能一下排除諾亞財富風控不嚴及承興國際存在問題的嫌疑。

“踩雷”的各方都表現出很強的求生欲。眼看雷越滾越大,諾亞很快開始了否認“三連說”,即“沒有資金池,沒有期限錯配,產品獨立運作,風險不會傳導”。京東毫不示弱,直指承興合同造假把自己拉下水,掩蓋自身風控方面的缺失。

諾亞們之所以一再“踩雷”,也在於目前國內財富管理行業,更像是一個中介生意。找到合適的產品,收取佣金,然後賣給合適的投資人。在這其中容易埋下隱患,財富管理企業很容易站在產品發行方一側,看中的是佣金,從而放低門檻,風險自然會高一些,如果不能管理好就容易出問題。

諾亞財富旗下上海歌斐資管發行的產品為承興國際控股提供了34億元的供應鏈貸款,這34億供應鏈貸款主要是向承興國際相關方就其與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之間的應收賬款債權提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