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转而与日本出租车公司合作

  • 时间:

【画家刘文西去世】

日本是個獨特的國家,在這裡,私人拼車是被禁止的,而Uber在該國的業務也沒能趕上其全球增長。

科斯羅薩西也給出了這樣的回答:“孫正義和我,我們探討的只會是如何成長,我們從不討論退出。”

即便以這樣的速度擴大,在Uber全球2.2萬名員工中,其在日本的規模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就目前而言,這家剛上市不久的公司在全球第三大經濟體獲得收入的最佳機會,很可能靠的正是Uber Eats。

去年,Uber轉而與日本出租車公司合作。目前,該公司已與8家出租車公司在多個城市達成協議,其中包括熱門旅游目的地京都、大阪和廣島。租車服務Uber Black則只在東京提供。

孫正義正在為第二筆1000億美元的願景基金籌集資金,一個問題是,他會尋求出售哪些資產來為另一隻投資基金提供支持。

所以,如今日本的Uber與其說是個打車軟件,不如說其主業已經轉移到了送餐服務的Uber Eats。但這也僅限於使用高端網約車Uber Black和出租車派送。

“如果我在日本,那必定會去見孫正義。他是真正關註我們未來三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業務發展方向的人。”科斯羅薩西說道。

但從全國的角度來看,這意味著僅有約15%的日本用戶能夠享受到Eats服務,而美國的這一比例為70%,也就是說,Uber在日本還有很大增長空間。

對此,孫正義在去年7月針對客戶和供應商的年度公司活動上表示:“我不敢相信這世界上還有這麼愚蠢的國家。”從此評論中可以看出孫正義對日本的失望之情。

可以說,Uber把在日本的Eats服務視為一種高級供需的良好匹配。

此前,孫正義為其第一隻基金籌集了280億美元,部分原因得益於他出售了自己在阿裡巴巴集團持有的利潤豐厚的股份。

不得不提的是,這個島國也是Uber最大股東軟銀集團的所在地,科斯羅薩西還計劃於明年開始增加日本的員工數量。

至於拼車在日本被禁止一事,日本政府是以安全為由,將非職業司機接送付費顧客視為非法行為,並且該國也有一個反對放鬆管制的出租車行業游說團體。

7月初,Uber CEO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親自來到日本,強調了該國市場的重要性。

索尼、初創企業Japan Taxi和中國的滴滴出行等公司也都推出了相互競爭的打車應用,希望讓消費者更容易地叫車和到達目的地。

當大多數送餐員依靠自行車或踏板摩托車送貨時,尋求鍛煉的老年人選擇的則是步行送貨。“這很有日本特色,我們也正在尋找機會,想看看是否可以擴展到世界其他地區。”科斯羅薩西解釋道。

鑒於日本對拼車的嚴格規定,Uber選擇了與監管機構合作。該公司2016年推出了一個試點項目,為沿海小鎮丹後町的老年人提供乘車服務,那裡的人口老齡化已經導致公共交通服務減少。

在東京訪問期間,科斯羅薩西抽時間會見了軟銀的孫正義,後者持有Uber 13%的股份,價值約98億美元。雙方重點討論了這家網約車巨頭的增長藍圖。

雖然科斯羅薩西沒有透露他與孫正義的具體交談細節,但可以確定的是,外賣領域是軟銀給Uber許下的長期承諾。

為了支持其Eats業務和為當地出租車公司提供派遣服務,Uber計劃明年將日本的全職員工數量從目前的100人左右增加30%以上,包括賬戶管理、銷售和本地運營等領域。

“這需要時間,但我們喜歡我們所看到的市場潛力。”科斯羅薩西表示,“Uber在日本出租車領域進行的創新會被帶到世界各地。”

據這位CEO說,日本10個城市的快遞網絡中,有著超過1萬家餐廳和1.5萬名快遞員。

日本國土交通省發言人表示,拼車服務所存在的問題是“司機負責運送乘客,但不清楚誰負責(乘客權益的)維護和運營”,“我們認為,這種收費服務在雙方安全及用戶保護上存在問題,審慎的考慮之後做出決定是必要的。”

“實際上,有很多老年人正在報名參加Eats送餐工作。”科斯羅薩西說,“此項業務在日本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這將是對Uber品牌非常有效的推廣。”

日本的失業率為2.4%,接近25年來的最低點,勞動力市場因此十分緊張。不過,人口老齡化也是該國面臨的一大問題。在日本,成人尿布銷量已經超過嬰兒尿布,除了上門送餐外,老年人還利用送餐來找工作。